激情色吧

一根硬棒征服了妈妈和妹妹



我今年18岁,对于将来要做什么,我不知道,因为妈妈无力供我上大学。对此,她很抱歉,但我并没有怪她,因为是她一个人将我和妹妹拉扯大的,我深信她还会这样做下去。








我的妹妹索妮亚,16岁--花样的年华,正是长身体的好时候。这时候少女的心最难以捉摸,像我就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她会这样的热情似火,连我也吃不消。当然,后来我知道了。








我很早就对妹妹的身体感兴趣。我看着她从小到大地长大,对她的每一个阶段都了如指掌。作为哥哥,我当然很关心自己的亲妹妹了,所以有些奇怪的举动也不足为怪。








有一天晚上,妹妹洗完澡,丝毫没有注意到浴室的门轻轻地开了一小道缝。在缝的另一头,是我兴奋得发光的眼睛。透过这道缝,我可以看到她站在正对着门的镜子前用毛巾擦拭身体。她小心地擦拭她已经开始发育的乳房,看起来相当地大,雪白丰满,与她16岁的年龄有些不相称。在擦到她的秘处时,毛巾停留的时间稍稍长了点,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潮,有点陶醉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突然她抬头看见镜子深处我那双直勾勾盯着她身体的色眼,下意识地抬起毛巾,遮住胸部,并大力关上浴室的门。我满足地离开,脑子里还在回味妹妹那美丽苗条、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身体,兴奋生殖器禁不住在短裤内欢快地跳动。








在我三岁的时候,妈妈和爸爸离婚了,因此,我对爸爸完全没有什么印象。妈妈那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爸爸的消息。她曾试图找过其他男朋友,但好像都没有一个谈成的,妈妈只好放弃,独自一人把我们抚养成人。








在我眼里,妈妈是世界上最美的人,她拥有一副令我大多数朋友的妈妈们都眼红的好身材。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跟任何一个男人都待不久,我从未见到过妈妈赤裸的样子,虽然我常常祈求有这样的机会。








又是一天晚上,妈妈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来,就留我在家照看妹妹,这本是十分平常的事。我和妹妹挤在休息室看电视,索妮亚坐在地板上,我则舒服地躺在XX上。我事先订购了一份比萨饼,以逃避做饭的责任。正当我们等待比萨饼送来时,索妮亚决定先去洗个澡。但当她洗完澡穿着浴袍回来时,却发现我已经在享受我的比萨饼了,连忙跑过来抢去一块。当然,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她弯腰时,浴袍敞开了一部分,我可以瞧见她可爱、尖尖翘起的乳头。








「不要弄脏地毯,不然妈妈要生气了。」我说。








她抬起头,忽然注意到我在盯她的什么地方,马上意识到我在占她便宜。她很快站起来,坐回原位,继续她的晚餐。








我似乎看到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难道我看错了?








妈妈回来时已经十一点了,看上去累得要命,我忙爬起来接过她带回来的一个包裹。








「您坐这,妈妈。我来拿吧。」我对她说,「您看上去累坏了。」








妈妈重重地坐在XX上,脱掉鞋子,用手揉着脚踝。








我忙坐到她前面来帮她做。








「让我来吧,妈妈。」我边说边温柔地握住她的脚。








我轻轻地揉搓妈妈的脚趾,然后是足弓。








我抬头注意到妈妈将头往后靠在XX上,合上了眼睛。这时索妮亚说她要睡了,并向我们道晚安后回房去了。








我继续给妈妈揉脚,不过已经往上移到了小腿,稍稍加重了点力量,用心地揉妈妈结实光滑的小腿。








我听到了妈妈发出的呻吟,她一定觉得我这样做令她很舒服。








「嗯...!真舒服!你真是一个好孩子。你总是知道妈妈最需要什么。」








我转向她的另一只脚,但我的眼神却徘徊在妈妈丰满的大腿上。我注意到她的裙子上撩,隐隐露出内裤掩盖着的大腿根部。我发现妈妈没有穿袜裤,只是穿着薄薄的几乎透明的内裤。透过这层薄薄的内裤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阴毛的轮廓。








一股热流忽然从丹田升起,冲击着我的下体,使之迅速膨胀、勃起。我的兴奋加上妈妈的近在咫尺使我一下子大胆起来,我决定试试看妈妈能容忍我多少。








一边希望妈妈不要注意,我的手一边顺着她光滑、结实的小腿向上移。我揉搓着妈妈的右小腿的肌肉,使之松弛下来,然后非常慢非常慢地向上移动我的手。








当我的手抚到妈妈的膝盖时,也许是无意识地,妈妈的腿稍稍地分开了一些,使我可以更自由地抚摸她的大腿。我慢慢地按我的意思抚摸妈妈的大腿,我还可以更轻易地看到妈妈的阴部。








我的两只手都移到了妈妈的大腿之间并开始轻轻地摩挲大腿的内侧。我抬起头,看到当我抚弄腿内侧时,妈妈的嘴微微地张开着,她的眼依然闭着,但我可以感觉到当我的手向她的阴部挺进时,她开始不安地蠕动起来。








我大着胆子摩擦妈妈内裤的外侧,出人意料地,妈妈居然没有张开眼睛。








到了现在,我已经明白妈妈其实是知道我在干什么的,但她显然误会了我的意思,以为我只是无意中如此而已。








于是我决定更进一步,做点让她吃惊的事。








我隔着内裤摩擦着妈妈的整个阴部,感觉到了她的阴唇的所在。当我加速摩擦时,我听到妈妈的呼吸开始加快,我将一根手指滑到妈妈的内裤里,轻轻地插入潮湿的阴道,然后又加了一根手指,一进一出地探索她的秘处。








这时,妈妈突然睁开了眼睛,合上大腿。








我尴尬地别过身去,妈妈拉下被撩起的裙子,试图掩饰羞红的脸。








好一会儿,我们俩都没有说话,时间似乎停止了一般,气氛十分古怪。








唉,这种沉默真让人无法忍受,我硬着头皮向妈妈道歉。我对刚才发生的事十分后悔,我这禽兽不如的家伙,居然亵渎了我最敬爱的妈妈,我真是一个下流的、无可救药的坏蛋,我决心绝不允许像刚才那样的事再发生。








由于第二天是星期天,我想起早点做些家务,于是向妈妈道晚安,妈妈像往常那样给了我一个吻,然后我退回我的卧室。








在回房的路上,我发现索妮亚房中的灯光还亮着,于是我停下来轻轻地敲了下门。没有回应,我以为索妮亚睡着了,于是打开门去帮她关灯。








噢,我看见了什么!我一下定住了。








妹妹显然没有听见我的敲门声,她正躺在床上,曲起膝盖,将一个白色的大震汤器塞进她的阴道内,我入迷地看着她将震汤器压进拉出,然后又把它贴在她翻起的阴唇上来回摩擦,享受那种震汤的感觉。








她的另一只手不住地揉搓丰满的乳房,头则不停地左右摆动。从她越来越快的动作来看,她很快就要高潮了。我只感到我的阳物开始跳动,很快就勃起了。经历了妈妈刚才的事,我的阳物更形坚硬。








看着妹妹用震汤器自娱,我简直妒忌得要命,我真希望现在进出妹妹两腿之间的不是震汤器,而是我那硬得像铁棒似的的阳物。








妹妹的手很快又移到了她的屁股上,将假阳具插进肛门,她的背拱了起来,整张床立刻剧烈震动起来。她很快就要高潮了,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吟,假阳具出入肛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






噢,再看下去我要受不了了!








我悄悄地退出来,关好门,返回我的房间。








几乎是一进门,我就掏出阳物,疯狂地套弄起来,幻想我正在猛干妹妹那此时也是火热的淫洞。








事后,我清理干净,躺在床上遐想。隐约中,我听到隔壁妈妈的房中传来了一声声竭力压抑的快乐的呻吟......








第二天我起了个一大早,我轻手轻脚地爬起来,注意不要弄出声响,因为我知道,每星期只有这一天妈妈才能休息,不必上班。我出门到车库去,有些活要干。








我爬上工作梯,来到顶层,我要拿些工具,因为待会要清理庭院。








我凭感觉摸索着,突然一双手扶住我的腰,把我吓了一跳,低头一看,是妈妈,她正站在我下面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。








「我可不想我的儿子掉下去,否则可没人像你那样给妈妈按摩脚腕哟。」








我转过身,忽然发现我牛仔裤的拉链口正对着妈妈的脸,将我的阳物插入妈妈嘴里的念头一闪而过,使我羞红了脸。








妈妈有些诧异地看着我,将按在我腰上的手移开。








在我爬下梯子时,妈妈的手蹭到了我刚刚膨胀的部位,我只希望她没有觉察到。








我步出车库,妈妈跟了出来。








「今晚吃烤肉怎么样?」妈妈问我。








我说,这主意真不错,然后去准备做烤肉的工具。








「做完了快点到屋里来,亲爱的,我还有事要让你做。」妈妈说。








「好的,妈妈。」我答道。








妈妈在一旁看我做了会儿,才回到房子里去。








一会儿,我做完了活儿,回到屋里想找点饮料喝。








索妮亚正坐在厨房里给鸡肉上香料,留做烤肉之用。








「昨完好看吗?」我打开冰箱门时她冷不防地冒出一句。








我的脸顿时一红,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。








主啊!她一定知道我昨晚就站在她的门口。








「你究竟在胡说什么呀,小妹。」我喝了口饮料说。








「哦,没什么!」她说,「...真的,没什么。」








我发誓在我离开厨房时,索妮亚可爱的俏脸上闪过一丝笑意。








我经过妈妈身边向车库走去,告诉她我去准备烤肉的工具。








「嗯,我想我应该帮你,免得你会掉下来。」她说着跟在我后边来到车库。




? ?? ??? 




我爬到工作台上,接着妈妈手里递过来的工具,把它们放回原位。然后我感到妈妈的手又圈上了我的腰,这一次我用背对着她,避免了早上的尴尬事。但我很快发现妈妈的手故意向我牛仔裤的前面移动,停在皮带处,然后她突然解开了我的皮带扣。我僵在那,不敢往下想。








我的阳物蠢蠢欲动,开始膨胀,想要挣脱牛仔裤的束缚。








妈妈没有帮我提住牛仔裤,但是故意不解开我的拉链。








我只能站在梯子上等,我想知道妈妈会做到哪一步,她真实的想法是什么,所以我只能等,等妈妈做我梦想她会做的事。








妈妈将我的牛仔裤拉下,露出我的内裤。我感到妈妈的手伸进我的内裤,摸索着停在我半硬的阳物上。她细长的手指缠绕着我的阳物,开始温柔地抚弄它。她拉下我的内裤,她的头正处于我屁股的上方,我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背上,然后开始快速揉弄我的阳物。








我转过身,硬挺的肉棒正好对着妈妈性感的嘴巴。








「哦,上帝,不能这样!」我想,但只能任妈妈自由地抚弄我硬邦邦的肉棒。








我扭动着脑袋想要挥去这恼人的快感,但我的手却本能地按在妈妈的脑后,引导她的嘴唇贴向我的完全勃起的阴茎。








「哦,孩子,我们不能这样做...嗯...」妈妈呻吟着。








我打断她的话,将涨得发痛的龟头挤进妈妈的双唇之间。








当我的肉棒完全进入妈妈的嘴巴后,她立刻便抛开了所有的伪装和顾虑,用手搂住我的赤裸的屁股,任我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嘴巴。








喔,这不是梦吧,昨天我的诡计没有得逞,今天的事却来得是如此地突然。








我的双膝禁不住颤抖起来。








为了证实这一点,我屁股一挺,将肉棒往更深处送。我感到妈妈整齐的牙齿轻轻地滑过阴茎的表面,她的嘴唇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,完全将它吞没。








我牢牢地按住妈妈的后脑,开始抽动肉棒,起初很慢,以免噎住她。我的阴囊悬在半空,随阴茎的进出而摆动。








妈妈开始用力挤压我的屁股,大声呻吟起来,同时用力吮吸我的龟头,使之热力更增。








当我的肉棒刺进妈妈火热的嘴巴时,我感到妈妈柔软的舌头轻轻地缠绕在肉棒上,舒服得我差点从梯子上摔下去。








当我的肉棒插入妈妈的喉咙时,她只能用鼻子呼吸。








她抬头看我,眼里带点恳切,我将她的脸按在我的大腿根部,我的阴囊拍击着她的下巴,我感到她的鼻子紧贴着我的阴毛,呼出的热气喷在大腿根部,一股极度的快感冲击着我的下体,使我飘飘然。








我将肉棒抽回一点,看妈妈的反应,看来她十分陶醉于我肉棒的进出。








于是我又大力抽动肉棒,猛干妈妈的淫嘴,就好像是在干她的阴户似的。








「噢,妈妈,用力吸呀,把我的精液吸出来。」我喃喃自语。








几乎是立刻,妈妈回应似的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吸气的声音。








简直像梦一样!








尽管我对妈妈有各种各样的幻想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刻一切全都真实起来。








对,我在自家的车库里,妈妈含着我的阴茎,我在猛干妈妈的嘴,妈妈也很享受的样子... 








妈妈的手小心地抚弄着我的阴囊,令我有按耐不住要喷射的冲动。我感到我的阴囊开始沸腾,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我的阴茎开始颤抖,妈妈显然也注意到了。她拼命地向后想要避开,但被我死死地按住。








我将阴茎深深地插入妈妈的喉管,猛然间一千里,妈妈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,噙着泪水将我射出的乳白粘稠的液体咽下。








我的阴茎不停地抽搐,看着妈妈完全咽下我炽热的精液,感到极度地快感。








妈妈闭上眼,抽泣着。








「喝下它。」我下意识地说。








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。








我的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妈妈的喉管里,射出的精液是如此地靠近她的胃,难怪她会如此难受。








阴茎又勃动了几下,才射完了所有的积淀。








我无法想像我竟能持续射精这么久,妈妈的嘴里充满了我的排出物,有一些还从她的嘴角往下流。








我退出肉棒,让她能更容易吞咽我的精液。








畅快吐出所有累赘后,我的阳物开始偃旗息鼓,很快软了下来,同时我放开了妈妈的头。








妈妈用手背擦了擦下巴上的精液,一扭头跑回了屋里。








我穿上衣服,跟着她也进了房里。




? ?? ??? 




进到厨房时,妹妹问我妈妈怎么了,我说,她一定是不小心吃了什么不洁的东西。








「今晚你有什么打算?」我随口问。








「汤米说他要照看他的小妹妹,不能来了,我看我只好又待在家里了。」她说,「鸡肉准备好了,你拿去用吧。不管怎么说,你是大哥。 」








说着她站起来回房间去了。








我只好烤起鸡肉来,好不容易做完了,想回房休息会儿,却发现妈妈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其它的东西。








「我不想再提早上发生的事。」她说,「我想当这事从未发生,在这事上我真的不怪你,毕竟你已经长大了,也有了成人的需要。」








「放心吧,妈妈。我们都不会再提它了。」我保证道,让她完全放心。








晚饭后,妹妹和我老实地到休息室看电视,妈妈则刷洗餐具。索妮亚说她有点事,然后就回房去了,留下我一个人为今晚如何度过而苦恼。








我爬起来到厨房看看妈妈在干什么,发现她已经换上了浴袍正打算洗澡。








「有什么事要我做吗?我想我可以帮你弄干餐具。」我讨好地说。








「你想干的话就干吧,亲爱的。」妈妈回答说。








我扫视了一下厨房,发现毛巾挂在水槽的上边的墙上,于是我隔着妈妈伸手去够毛巾,但下体却不小心蹭到了妈妈的屁股。








我发誓我不是有意的,但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。








接下来,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做。我放弃了取毛巾,代之以双手隔着浴袍按在妈妈的乳房上,我亲吻着妈妈的脖子。当我揉捏妈妈的乳头时,我感到妈妈身体一下绷紧了。我撩开妈妈的浴袍,妈妈胸前雪白的两团肥肉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来。我握住妈妈的乳房,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多么地柔软、巨大。我用力捏妈妈的乳头,一边继续吻她的脖子。








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抚过妈妈的小腹,感觉到腹部的肌肉已经绷地很紧了。随着我的手抚过妈妈的阴部,我的肉棒开始进入临战状态。








我的手指轻轻地滑入妈妈的皱折,感到那里已经流出了液体。妈妈的头往后一仰,靠在我的肩膀上,同时旋转着屁股摩擦我蓄势待发的肉棒。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妈妈的阴道内,重复着进出的动作,刺激阴壁分泌液体,为肉棒的进入做准备。








妈妈的肉洞越来越湿润,淫液流出,我又加了根手指进去,妈妈的肉洞越来越热,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,随同手指的动作,淫肉不断翻出。








我用另一只手解开我的牛仔裤,任其滑落在地上。








我的龟头从内裤中暴突出来,蠢蠢欲动的样子。我拉下内裤,将膨胀得变形的肉棒掏出,顶在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上。从后边将浴袍撩起到妈妈的肩膀上,使妈妈丰满的屁股裸露出来,我轻轻将妈妈推到水槽边,让她俯下身抓住水槽的边沿,使她的正滴着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欲眼下。妈妈分开大腿,摆明了要让我更容易出入。








我泰然自若地将龟头顶在洞口,准备来一次突然袭击。我按住妈妈的屁股,深吸一口气,然后突然向前一挺,『噗』地一声肉棒齐根尽没。








我的肉棒深深地刺进妈妈的体内,使妈妈倒吸了一口气。








妈妈的淫洞比我预期的要窄得多,我要很吃力才能挺进到最深处,但妈妈火热的阴壁紧紧缠绕着肉棒的感觉让我有一种飞天的感觉。








我很吃惊妈妈在生了我和妹妹后,阴道居然还是那么地窄,宛如处女似的,这一方面说明她从来也没有碰到过能够好好开发她身体的男人,另一方面则显示这些年妈妈从来没有碰过其他男人。








我不禁有些同情妈妈,在她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候,为了养育妹妹和我,整日为生活奔波劳碌,连最普通的男女之爱也放弃了,也许这就母爱吧。








妈妈,从今以后,你的幸福就交给儿子吧,让爱你儿子好好地做出补偿!








我更加用力地向前推进,让我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妈妈的体内,这样我才会有真正与妈妈结为一体的感觉。我肉棒抽出时很轻,然后毫不留情地大力猛刺进去,将妈妈顶得直翻白眼,大叫过瘾。








我热切地猛干妈妈,感觉着肉棒对妈妈身体的每一次冲击。








我忘情地抽动着,听着妈妈快乐的呜咽。








妈妈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,阴壁的皱折开始收缩,肉棒的进出愈加艰难,我知道妈妈的高潮要到了。








我加快抽插的速度,决心要帮妈妈达到她从未企及的高峰。








突然间妈妈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,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涌出,刺激了龟头一下,我突然间全身一轻,炽热、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,重重地打在妈妈的阴道深处,把妈妈打得全身颤抖不已。








伴随着喷射的快感,我无情地将肉棒硬往里挤,似乎想要刺穿妈妈的子宫。妈妈无力地抗拒着,伴随着高潮发出几不可闻的嘶叫声。








最后我停止了喷射,我们俩仍相拥着站了好一会儿,等到呼吸平静下来后,我才拔出肉棒,快速穿上衣服。








「谢谢你,妈妈。」我在妈妈耳边低声说,没有等妈妈有什么表示,我就转身离开了。








我躺在床上,听到隔壁妈妈洗澡的声音,她哼着歌,显得很快乐。








我兴奋得差点无法入眠,妈妈刚才是真的很快乐,我真的使妈妈快乐起来了。








第二天早上,刺耳的铃声把我吵醒,我伸手将闹钟关上,打了会儿瞌睡才懒洋洋地爬起来。忽然我听到壁橱里传来沙沙的声音,我一下子跳了起来,关上房门,然后钻进壁橱,把门关上,确保没有光线能从我很早以前在墙上凿的一个偷窥用的小孔漏出。








墙的另一边是妹妹的卧室,我可不想每天起床后什么也不干。








我将头凑近窥孔的位置,在那里插着一枚铁钉,那是我故意插上去的,主要是以防万一被发现,也可以推说是以前装修时留下的。








我轻轻拔掉铁钉,将眼睛凑近小孔。








我可以看到索妮亚房中的大部分地方,她的穿衣镜可以使我看到其它地方。








透过小孔,我看到索妮亚站在壁橱前挑衣服穿,背对着我,而且已经脱掉了睡衣。








我可以看到她坚挺成熟的屁股。她探头摘下挂在壁橱深处的大号乳罩,然后转身走到穿衣镜前,我可以看到她坚挺微圆的乳峰,很明显,在这方面她继承了妈妈的优点,粉红色的乳晕烘托出了乳头的长度。








大多数像索妮亚这样年龄的女孩胸部都小得可怜,而且向前突出,仿似一对眼睛在瞪着你。不过索妮亚不是这样,她的乳房与年龄不相称地丰满,尺度大小正合适,看上去显得丰满和成熟。她的小腹平坦而光滑,顺延到到大腿根部微微坟起的三角地带。








她站在镜子前摆正镜子的位置,然后躺在床上穿刚才选好的裙子,审视一番,感觉满意后,将镜子靠墙摆到床上。








她打开梳妆台的抽屉,取出长筒袜和蕾丝内裤,坐在床角,抬起一只脚。透过膝盖的缝隙,她的阴户一览无遗。








这一幕我以前看过无数次了,但怎么看都不会厌。








她开始着长筒袜,在提到膝盖时,腿又再抬了起来,在空中蹬了几下,又让我再次大饱眼福。然后她又在另一只脚上重复刚才的动作,当然,又再便宜了我的色眼。








在我偷看时,我可以感到我的阴茎勃起,将内裤高高撑起。无论看多少次,我都不会感到厌烦,偷窥的乐趣就在于此。








穿好长筒袜后,妹妹捡起内裤站起来,转身面向床铺,垂下内裤,抬腿弯腰套进一边。我可以从背后看到她的阴部,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昨晚妈妈屁股对着我的情景。








很快妹妹穿好了内裤,然后着其它衣服。








表演到此结束了,我满足地退出来,躺回床上遐想,像往常一样,我脑海里飞舞的都是妹妹那可爱的蕾丝内裤。








因为哥哥与妹妹的关系,我从来不曾动过索妮亚的念头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既然我可以干妈妈,那么我一样也能干妹妹,这应该没有什么区别,对吧?








我往厨房走去,想找点吃的,看见索妮亚从休息室走了过来。








喔,天哪,她真是美得冒泡呀!








只见她年轻亮丽的乳房罩在大号乳罩内,看起来还不能完全罩住呢。








我感到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地需要我的妹妹,而这种转变仅仅发生在这两天内,我几乎忘掉了所有的人伦道德。








「昨晚我好像听到厨房里有什么响动。」她移到水槽前说,「我发誓有一些下流的东西从这流走了。知道吗?我还以为那不可能发生的,真令人作呕。上次柯克约我去玩,想打我的主意,我去了,但没有让他占到一点便宜。男人,哼,男人都这德性。我以后再也不让男人碰我了。 」








我吃惊地坐着,听妹妹喋喋不休的数落。








上帝,事情弄大了,但愿不是这样,这事想起来就令人尴尬。








昨晚怎么了?难道她真的知道什么?








我的头脑乱成一团,但我不得不考虑事情的严重后果。








这时妈妈进来了,索妮亚说她和女友有约就离开了。








我想对妈妈说些什么,但又觉得我不该待在这里。








妈妈走到我身后向我道早安,但我正想其它事,没有听见。








「嗨,睡过头了?我在说早安哪。」








我转过身迅速清除刚才的杂乱思想,看见妈妈站在我面前,气色很好。








她走到水槽前停下,看了一会儿,才走到柜台前。








「我得上班了,否则我要迟到了。」她说。








我问是否要我搭她去,但妈妈说她可以坐公共汽车去。








妈妈走向我,拥抱着我向我道别,就像往常一样,但我觉得这次的拥抱包含了更多的意思。








果然,妈妈不再像过去那样轻轻吻我的脸颊,而是重重地在我唇上来了个热吻。很自然地,我的左手圈住妈妈的腰,回了个吻,右手则按在了妈妈的右乳上,轻轻揉了一下,弄得妈妈又倒吸了口气。她放开我,脸有点红,然后转身离开。








该死,我想,如果这成了习惯就糟了。








很快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索妮亚的身上。她怎么了?我应该怎么办呢?我该怎么帮她呢?看来,我确实得好好想一想。








一小时后,我接到一个电话,是汤米的。他问索妮亚在吗。我告诉他她有事出去了,不过很快会回来。但汤米说不必麻烦她了,他们的事告吹了。『冷母狗』,这是汤米挂线时的最后一句话。我知道是查查到底索妮亚身上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了。








索妮亚一个小时后回来了,带回来一个包裹。我算准时间,开始了『壁橱行动』。








我听到她关门的声音,我溜进我的壁橱,移开铁钉。








我看到索妮亚在脱衣服,只好再次欣赏她年轻漂亮的身体。








她很快打开包裹,取出一个超大超长的假阳具,躺下来,开动它,对正阴户,我想知道她是否真能容纳这样庞大的东西。








她开始用假阳具往阴户里插,但只进了个头就停下了,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。








噢,原来她还是一个处女。我想。








我很快明白她从来没有用假阳具真正自慰过,即使是让我看见的那次也是如此。








突然她站了起来,将这大号玩具丢进抽屉,快速穿上衣服,离开了房间。








我听出她在厨房,于是我飞快地溜进她的房间,找到那个大号玩具。








「操!」我想,难怪她塞不进去,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真地塞进去了可以把她分成两份。我将它放回原位,然后到厨房里,边开冰箱边和她说话。








「妈妈说她又要晚回来了。」我说,「她说她可能比上一次更晚回来。」








我问她是否想吃什么,她只是耸耸肩,于是我到休息室看电视,索妮亚走进来说她要睡了,然后回房了。








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我醒过来,才发觉自己原来睡着了。








我爬起来关上电视,回到了我的房间。我取出我以前保留的一根橡皮假阳具,轻手轻脚地来到过道上。








沿着过道,我来到索妮亚的门外。








我慢慢打开房门,走进去。








我向索妮亚的床望去,发现她仰面睡着,左胸露了出来,可以清楚地看见粉红色的乳晕上挺立的乳头。她的头歪向左边,嘴唇微微开启。她的呼吸均匀、细微,看来她已经熟睡了。








「现在该看我的了。」我想,「是行动的时候了。」








我感到我有必要向我这个身材惹火、性感的妹妹显示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,男女之间真正的性爱是怎么回事。








我悄悄地向床边移动,动作十分轻巧,以免惊醒她。








我边走边解裤子,膝盖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,整个身体仿佛要融化般。








真是不敢想像,我居然病态到想要侵犯自己的亲妹妹!








妹妹火爆的身躯近在咫尺了,我不得不停下来,深吸一口气,竭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。








我发现我的牛仔裤的拉链一时间忽然拉不开了,急得我要跺脚骂娘,用力拉扯了几下,突然『嘶啦』一声拉链终于拉开了,声音虽小,但在宁静的卧室中不啻于一声晴天霹雳,吓得我汗毛倒竖,差点想扭头就跑。








我做贼心虚地看了一下妹妹,还好,她还睡着,我松了口气,用手捏着拉链小心地将它完全解开。








我把假阳具放在妹妹的床边,脱下内裤,随手丢在地板上,我的肉棒已经膨胀到令我难以置信的大,像探矿杖发现宝物般昂然指向天空。








收手吧,我不该这样,我内心谴责着自己,但一边我却将肉棒指向妹妹可爱的小淫嘴。








我的肉棒一寸寸接近接近妹妹那浑不知厄运即将降临、无忧无虑的嘴唇。








我的腿终于碰到了床边,听着妹妹细微的呼吸声,看着妹妹那完全没有防备的美丽可爱的脸蛋,我的欲火骤然窜升,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,我的整个身体简直要被这熊熊的欲火融化了。








我可以感觉到妹妹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肉棒上,刺激着我的感受。我挨着床边跪下,撑住身体。








我低头看看我的男性象征,丑陋的龟头上分泌出透明粘稠的液体。我用龟头轻轻摩擦妹妹的下唇,那种透明的液体附着在上面,我退回肉棒,一条晶莹发亮的细线连在妹妹的下唇和我的龟头之间。我将分泌出的液体均匀地涂在龟头上,希望这样对我进入她柔软的双唇之间有所帮助。








我想像着我的肉棒进出她性感的小淫嘴的情景,兴奋得不住用龟头摩擦她的上下





  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q8ooo@protonmail.com